赤夕夕

[喻魏]吸血鬼x人类

  “魏队,你可不能抛下我啊。”喻文州拽着魏琛的袖子,不肯撒手。
  “放开我,你个小兔崽子,你是吸血鬼啊,说不定老夫什么时候就被你咬死了。”魏琛使劲的从喻文州手里抢衣服,奈何他的力气没有喻文州的力气大。
  “不会的,魏队,我不会的。我们回去好好玩游戏好吗?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喻文州放开了袖子,抱住了魏琛。
  喻文州的气息喷洒在魏琛的耳边,不禁让魏琛羞红了脸,“好了好了,算是老夫怕了你了。”
  “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  “喻文州,你...老夫...真...真是...看错...你...了...”看着趴在自己脖子上吸吮的喻文州,魏琛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。
  魏琛没有看到,此时的喻文州眼睛是红色的。这个时期的吸血鬼将不再受本身的控制,失控状态下的吸血鬼会找到最近的人,吸血。
  “等...你要干什...什么...唔...”喻文州突然扒开魏琛的衣服,见魏琛说话,便吻了上去。

  “魏队,我喜欢你。”
  “你...嗯...啊...不...放...放开...”喻文州抱着魏琛一下一下的进出着。
不知过了多久喻文州才停下来。此时的魏琛连根手指都动不了了。
  “喻文州...我告诉你...你再这样,老夫就让你再也见不到我。”
  “魏队,我是真的喜欢你。不是,今天是个意外。我真的真的很爱你,我...”
  见喻文州这样,魏琛又心软了,“我又没说真的离开你。”
  尽管声音再小,喻文州还是听到了。
  “不准反悔!”
  “知道了,小兔崽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[喻魏]狐狸X狼

*ooc ooc ooc ooc 我怎么感觉ooc 的狠

*emmmmm……文笔一如既往

  “喂,小狐狸,你怎么了?受伤了怎么不回家?”从旁边路过的狼看到了伤了一条腿的狐狸躺在地上。
  “我没有家。”小狐狸一看是狼,已经放弃了生存下去的想法。下一刻,他就被抱了起来。
  “哎,真可怜,去老夫家里吧。”狼拍拍抱着的小狐狸,“反正家里也就老夫一只狼。”

  “魏老大,吃饭了。”喻文州端着饭放在桌子上,对在沙发上坐着的魏琛喊着。
  魏琛很后悔,很后悔,不是一般的后悔。他当初怎么就把这小兔崽子给带回来了呢?现在把自己压的死死的,烦死人。
  “魏老大,现在是吃饭时间哦,还是你想让我先‘吃饭’?”喻文州从魏琛身后环住他,在他的耳边说着。
  魏琛脸红了,他气愤了,“吃饭,吃饭,你个小兔崽子,整天想都想些什么?!”
  “想你啊~”
  魏琛脚下绊了一下,急忙跑到饭桌吃饭。魏琛刚吃完饭就被喻文州抱了起来:
  “现在该我吃饭了。”

  “不要...我不要了...”被喻文州折腾了好几次,魏琛有点受不了了。
  “不行,我还没有吃饱呢。”喻文州在魏琛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,然后继续动了起来。
  “啊...唔...太...太深了....啊!”
  “魏老大...”

  “小兔崽子,再这样老夫就把你赶出去。”
  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会赖一辈子的。”
  “真是......怕了你了...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【王叶】6吸烟不好

周二   晴        2017.6.13
  叮!
  看了眼屏幕的右下角,有人发消息。鼠标箭头移动到了闪烁的企鹅身上,点击!
  王大眼:有空么?我带你去买点东西。
  叶修:我不是本人,哥哥他在洗澡。
  王大眼:在洗澡么。你是叶秋吧,你给他说一下,我去找他。
  叶修:好。
  发送完消息,叶秋转过身对在浴室洗澡的叶修喊道:“哥,王大眼说他一会来找你。”
  “哈哈哈哈,好,我知道了。”听到叶秋说出王大眼的时候叶修不厚道的笑了?
  叮咚。
  洗完澡多会的叶修打开门,看到了站在外面的王杰希:“哟,准备什么时候走啊?”
  “明天,我们先去买点东西,给你用。”王杰希催促着叶修换鞋然后拉他出去。
  “买什么?叶秋,哥出去了啊!”急忙换好鞋,向叶秋说了一声就出去了。
  “买牛奶,你想吸烟时就喝牛奶吧。”

PS:叶修:不要!!!没烟哥头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【王叶】5

周五   晴/多云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6.9
  这是王杰希参加的第二个赛季,此时的他和叶修认识已经快一年了,交往已经三个月了。
  王不留行:怎么,这个时间你不考试么?
  一叶之秋:哥都没上学考什么试。
  王不留行:不上学,你家里就不管你么?
  一叶之秋:他们都没找过我,话说你不考么?
  王不留行:考试又不难,写写就过了。你家里没找到你,你是离家出走么?
  一叶之秋:yes!还有,我可不叫叶秋哦。
  王不留行:……那,叫什么?
  一叶之秋:叶修,你可是沐橙和沐秋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我名字的哦。你应该感到荣幸。
  王不留行:嗯!
  一叶之秋:o_O!回头我们去逛街吧,感觉需要买东西了,怎么样?王大眼。
  王不留行:嗯,我帮你挑。
  一叶之秋:哟!不愧是微草战队的爸爸!
  王不留行:……

【王叶】4欲求不满叶不羞

周六  阴          2017.6.3
  叶修很无奈,要问为什么,是因为他现在动不了了。动一下就浑身疼,特别是身后,翻个身都是痛苦的。
  “来,喝点粥。”把粥放在床头柜上,王杰希扶叶修坐了起来,顺便帮他盖好被子,省的着凉。
  “嘶…你轻点。”被王杰希扶起来扯到了身后,叶修吸了一口凉气,“平时看你挺会照顾人的,怎么做起来那么不要命。”
  “那还不是因为你,没事作什么死。”王杰希端起粥开始喂叶修喝。
  叶修也没说什么,哼哼着把粥喝完了。
  “我想洗澡,一起。”叶修“艰难”的伸出手,抓着王杰希的衬衫的袖子。
  “又作死?”王杰希把叶修的手拿开然后把他抱了起来,走向浴室,“你就是会折磨人。”
  王杰希抱着叶修到浴室,接好水,把他放进浴缸里,然后转身就走。
  “哎,一起吧。”叶修再一次拽住了王杰希的袖子。
  “你说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珍惜你自己呢。”
  “因为一个人洗澡好无聊啊。”
  “真是,每次受苦的都是我。”

【王叶】3(๑⁼̴̀д⁼̴́๑)ッ‼迄今为止不知道咋起标题

周六   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6.3
  君莫笑:微草?兴欣?
  王不留行:兴欣。
  君莫笑:怎么?又想挖墙脚?
  王不留行:想挖也挖不走,微草队员都在练习,去兴欣。
  君莫笑:怎么?不陪练?
  王不留行:我是队长,不是陪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“兴欣哪里吸引你了,这么想来这。”叶修去掉耳机看着身后的王杰希。
  “你。”王杰希伸手把叶修的烟拿掉,递给他一瓶牛奶。
  “哟!微草队长王杰希恋上兴欣队长叶修。大新闻啊!”叶修调笑着看向王杰希。
  “有点麻烦。”王杰希把叶修转过来,低头吻了一下,“不过,没有你麻烦。”
  “哎,你别这样,大小眼我想笑。”看王杰希一脸认真叶修不厚道的笑出声。
  看了看叶修,王杰希不冷不热的来了句:“你也大小眼,别光说我。”
  “王大眼,你这不会传染吧,看来以后要离你远点了。”叶修有些后怕的看着王杰希。
  王杰希眼角抽了抽,把叶修从椅子中拉了出来,径直走向他的卧室。
  房子没人,估计都在网吧。但在这时,方锐推门而入,在看到王杰希拉着叶修往卧室走的时候僵住了。看到方锐推门进来,王杰希很淡定的说:“方锐,你们该吃饭就吃,不用管我们。”
  “哦哦,好的队长。”方锐一愣一愣的。
  “喂!老方,哥才是你的队长,何况你以前不是微草是蓝雨的吧。”听方锐喊王杰希队长叶修很生气。
  方锐看了看叶修,“老叶,我觉得你没有一点队长的样子。”说完,就跑了。
  “喂,你!”叶修对方锐这样很不满。
  “走了。”
  王杰希继续拉着叶修走向卧室。

【王叶】2

*ooc
*不喜欢就不怪我了

周六  阴         2017.6.3
  “王大眼,我不想起床了。”才睡醒的叶修看着身旁的王杰希。
  “……”王杰希看了看叶修,“你这个不想起床是想表达什么?”
  叶修把被子往上拉了拉,盖住了半张脸:“冷,不想起。还有我饿了,想吃东西”
  见叶修这样,王杰希只好起床。把被子给叶修盖好,然后就走向了厨房。不一会,王杰希就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,坐在床边,把床上的叶修拍醒。
  “先把粥喝了再睡。”
  叶修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,“你喂我。”
  见叶修这样,王杰希伸手吧被子往上盖了盖,拿着勺子喂叶修喝粥。
  喂叶修喝完最后一口粥,刚把碗放下,叶修就凑过来吻上了王杰希的嘴唇,把最后一口粥渡给了王杰希。
  “我看你也没喝,这最后一口是哥赏给你的。”
  “那还真是谢谢了,”王杰希眯了眯眼睛,“你今天就不用起床了,做些有助于睡眠的运动吧。”
  “哎?不要,昨天才做过,腰还有点酸。”
  “这可由不得你了,是你先勾引我的。”
  王杰希把叶修压在床上做了起来,春光无限。

【王叶】

周五   晴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6.2
  “叶修。”王杰希拿了两杯咖啡放在叶修面前一杯。
  “嗯?怎么了?”叶修叼着烟转头看向旁边的王杰希。
  “你先休息一会儿吧,三天没睡了,把方法交给一帆,让他们去练练好了,你去休息。”看着叶修眼下的黑眼圈,王杰希有些无奈。
  “那好吧,我先去洗个澡。”叶修把烟掐灭之后,把咖啡一饮而尽然后就走向浴室,“哦对了,王大眼,哥今天可不想做什么睡前运动。”
  王杰希被叶修说的眼角抽动了一下:“我没打算做,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就行了。”
  “那哥去洗澡了。”
  洗完澡后的叶修头都没擦就到在床上睡着了。王杰希只好无奈的吧叶修抱在怀里,把他的头发擦干。擦好之后把叶修身上的浴巾扯掉,塞进被子。自己也褪去浴巾,钻进被子,抱着叶修睡了过去。
  “王大眼,你昨天晚上干了啥?”叶修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。
  “抱着你睡觉。”
  “什么都没干?”
  “你需要好好的休息。”